天津友信机电设备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主要业绩
宣传手册
关于我们
友信动态
工程介绍
友信业绩
技术支持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行业信息
技术交流
售后服务
销售网络
信息发布 行业信息
中国钢厂能否应对日益凸显的铁矿石“金融属性”
—我的钢铁网     2010年03月25日

基于年度合同的铁矿石传统定价机制,正在走向一个十字路口。

来自海外的消息22日称,包括巴西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在内的国际矿山已经和日本的主要钢铁制造商达成初步协议,拟以与现货市场挂钩的短期合约,取代有着40年历史、基于年度合同和冗长谈判的铁矿石定价体系。

虽然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表示尚未接到相关通知并拒绝发表评论,但分析人士相信上述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3月初时,日本钢厂第一次宣布接受焦煤按季定价的合约。作为和焦煤类似的炼钢大宗原料,基于年度合同的铁矿石长协体系正面临沉重压力。

季度定价成突破口

今年3月初,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宣布,公司已经和来自欧洲、中国、日本和印度的部分客户达成焦煤供应协议,并且这些合约是以短期议价的方式敲定的。而日本的主要钢铁企业也证实,根据协议4月份至6月份必和必拓的焦煤价格将涨至每吨200美元,较2009年度加价55%。

据悉,这是日本钢厂第一次接受焦煤按季定价的合约。不过,对于必和必拓等国际矿山来说,其野心可能并不限于焦煤领域。在炼钢的另一大原料铁矿石方面,必和必拓一直在呼吁取消年度长协体系而改为更灵活的定价方式。今年年初时,必和必拓曾表示,2009年四季度公司46%的铁矿石是通过季度定价、现货定价和指数定价等短期议价的方式销售出去的,这一数字较之前公布的30%比例有明显提高。

在分析人士看来,国际矿山很有可能从日本钢厂方面找到铁矿石季度定价的突破口。日本钢铁工业的产品较为高端,其转嫁成本的能力也比较强。对他们来说,对铁矿石稳定供应的担忧要多于价格。一位熟悉日本钢厂的人士介绍说。

中国和欧洲方面对待季度定价的态度较为谨慎。商务部此前表示,希望维护铁矿石长期协议的价格形成机制,并可以提供必要的贸易手段支持。维持年度长协体系现阶段对中国是有利的,曾在鞍钢工作多年的业内专家马忠普说,除了2008年下半年由于铁矿石现货价暴跌导致其与长协价出现倒挂外,大多数时候长协价还是有一定优惠的,并且年度合约也方便钢厂的成本核算和钢材出厂定价。

铁矿石金融属性进一步凸显

如果铁矿石真的在今年开始实施季度定价并进一步向现货市场靠拢,那么对于钢厂来说,这只是担心的开始,更值得注意的是铁矿石金融属性的逐渐凸显。

与年度合约的稳定性相比,铁矿石现货价的波动幅度要剧烈得多。在去年四季度刚开始时,国内的铁矿石现货价不过90美元/吨左右。而随着新财年铁矿石长协价起算日(4月1日)的临近,目前这一价格已经站上了150美元/吨的高位。

铁矿石价格涨得比房价还要快。这是普通公众对铁矿石谈判的最直接印象。今年铁矿石如果实现季度定价,那么未来就有可能向现货定价、指数定价进一步过渡。为了对冲现货市场的波动风险,参与金融衍生品市场将是很多钢厂的无奈选择。

事实上,这一趋势在2009年就已初露端倪,新加坡交易所在去年4月时就宣布推出全球第一份铁矿石掉期结算合同(SWAP),用于对冲铁矿石现货市场的价格波动风险。据记者在新交所网站上查到的交易数据,刚刚推出这项业务时,新交所的月度铁矿石交易量只有16.15万吨,而到了今年1月份,交易量已猛增至141.85万吨。

虽然月度100余万吨的交易量,与中国逾6亿吨的年进口量相比还微不足道,但铁矿石掉期结算合同的快速发展势头,正在让铁矿石价格呈现越来越明显的金融属性。华菱钢铁在最新发表的年报中就坦承,当前金融衍生品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正在逐渐加强,如钢材期货对现货价格构成实质性影响,铁矿石掉期合约对长协定价机制的影响逐步加大,因此钢铁企业将面临全方位的竞争压力

当然,金融衍生品本身只是一种中性工具。新交所亚洲结算行副总裁黄世聪此前告诉记者,新交所无意借此改变现有的铁矿石定价机制,只是想提供产品给有需要的人。不过,考虑到中国企业在参与国际金融衍生品市场时的经验欠缺和机制束缚,铁矿石金融属性的增强对现阶段的中国钢厂来说显然不是好消息。

在大宗商品领域,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结合的紧密程度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东证期货总经理党剑向记者指出,在此方面,选择回避不是明智的方法,中国钢厂需要正视它、研究它,并学会利用它。

中国钢厂准备好了吗

中国钢厂到底会不会接受铁矿石季度定价,现在尚难定论。但是,从各方反映的观点看来,铁矿石定价频率加快已是大势所趋。

国内知名钢铁现货交易平台西本新干线的最新监测显示,上周国内共有45家螺纹钢和线材生产企业上调了出厂价格,调价厂家的数量和幅度都颇为壮观。钢价大幅拉涨,固然有需求好转的因素在内,毕竟即将到来的4月是传统的开工旺季。但更多的恐怕是出自于原材料成本上升的推动预期。”“西本新干线信息总监盛志诚认为。

钢厂方面,对于出厂价上调后的市场接受程度其实心里并没有底。如果让我在矿石涨价钢材出厂价上调和矿价平稳出厂价微调之间选的话,我宁愿选择后者,因为前者的风险不是生产商能够掌控的。一位钢厂人士坦言。

分析师也对矿价大涨预期下的钢厂成本转嫁能力表示了怀疑。过高的涨幅将大幅挤压钢厂利润。目前,原料价格的不确定造成钢铁行业的二季度盈利存在不确定性,短期内钢铁公司的前景不太明朗。国元证券研究员苏立峰表示。

 

推荐好友 】   【 】   【 打印 】   【 返回
555555
9999999999